0%

愿新年,胜旧年。

2023的新年过去了一周,但是我一直不想承认这件事。于是,在1月8号的晚上,我必须要写点什么来拯救我可怜的记忆了。

1.1

今年的跨年是最特殊的。它并不孤单,但是并不高兴。这里不展开写了,我的女朋友。

1.2

明天要网原考试了,然而今天我还在部署新服务器。

1.3

收到了yun神犇的新年礼物,感谢!其实我想买很久了,就是担心买来没有空玩,所以一直没有决心。时间啊时间。

阅读全文 »

得益于厉害了我的国的烂尾工程,有幸接种到了真实的新冠疫苗。

会有二次感染吗?

12.15

我爸身体不舒服,抗原弱阳性。我同时感到上嗓子微微难受,吞咽时有感觉。开始多喝水。

12.18

中午作死出去跑步,可能着凉了,下午就发烧了。还以为自己能抵抗住病毒呢。

从另一个角度想,新冠潜伏期恰好3天。

今天下午和晚上低烧,38度多。

阅读全文 »

转自知乎

Hi, 亲爱的你,2022年的版本活动辛苦啦。在这个行程卡即将下线的尾声时刻,我们为你记录了一份特殊的回忆,快快和我们一起追溯时光留下的点滴碎片吧。

希望我们能够沉下心中的千言万语,一起回顾这段时光中你所有的核酸记忆。

2022年,你总共做了181次核酸,超过了你所在城市87%的小伙伴。如果不是你公司的写字楼管得太松,那想必你就是那种不需要上班的人吧,羡慕你,愿你身体健康。

2022年9月到11月,你总共连续做了90天的核酸,超过了全国95%的小伙伴。连续的核酸,是否意味着你希望能够保证能在公司见到那个TA呢?

那一天清晨6:12,你在OOOO核酸点,轻轻地留下了另一次捅咕。瞌睡的哈欠伴随着责任感从你身体里涌出,变成了响应国家政策,保护所有人的决心。

最晚的一次核酸,你还记得吗?凌晨3:48,那晚的星辰格外的闪亮,在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你恍惚间回到了20年前,在家乡的山间眺望星空的暑假。感受着数十亿年前形成的这个星球,让你浪费了的这三年时光显得仿佛轻如尘埃。

在过去的一年中,你总共当了30次“管长”,堪称“小小志愿者”。偶尔在队尾的你,拿着那个回收袋,虽然堪称“袋长”,但也终究难以统计。无论核酸时是头还是尾,人生也都要努力达成自己心中所想的位次。

阅读全文 »

今天与我北某位同学聊天后有感。

因为北大学生会的紧急征发,我于是总得对于本校的二十七周年纪念来说几句话。

据一位教授的名论,则“教一两点钟的讲师”是不配与闻校事的,而我正是教一点钟的讲师。但这些名论,只好请恕我置之不理;如其不恕,那么,也就算了,人哪里顾得这些事。

我向来也不专以北大教员自居,因为另外还与几个学校有关系。然而不知怎的,也许是含有神妙的用意,今年忽而颇有些人指我为北大派。我虽然不知道北大可真有特别的派,但也就以此自居了。北大派么?就是北大派!怎么样呢?

我觉得北大也并不坏。如果真有所谓派,那么,被派进这派里去,也还是也就算了。理由在下面:

既然是二十七周年,则本校的萌芽,自然是发于前清的,但我并民国初年的情形也不知道。惟据近七八年的事实看来,第一,北大是常为新的,改进的运动的先锋,要使中国向着好的,往上的道路走。虽然很中了许多暗箭,背了许多谣言;教授和学生也都逐年地有些改换了,而那向上的精神还是始终一贯,不见得弛懈。自然,偶尔也免不了有些很想勒转马头的,可是这也无伤大体,“万众一心”,原不过是书本上的冠冕话。

第二,北大是常与黑暗势力抗战的,即使只有自己。自从章士钊提了“整顿学风”的招牌来“作之师”,并且分送金款以来,北大却还是给他一个依照彭允彝的待遇。现在章士钊虽然还伏在暗地里做总长,本相却已显露了;而北大的校格也就愈明白。那时固然也曾显出一角灰色,但其无伤大体,也和第一条所说相同。

我不是公论家,有上帝一般决算功过的能力。仅据我所感得的说,则北大究竟还是活的,而且还在生长着。凡活的而且在生长者,总有着希望的前途。

阅读全文 »

在一节初等的、世俗的常微分方程课上,张总不满足于学习未开化的Q老师的平凡课程,开始追寻吴国盛先辈的脚步,探究数学哲学的本源。

张总强调,数学和宗教没有本质区别,都只是解释世界的一种方法罢了。相信ZFC公理体系,和相信上帝的存在性,没有本质区别。

对此,二流日报总编西芹炒鱿鱼评论道:世界上既不存在定于一尊的宗教,也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选择性公理。面对数学哲学定义的新机遇新挑战,必须充分发挥制度优势应对变局开拓新局,拿出更大勇气、更多举措破除深层次体制机制障碍,突出抓好防风险、打基础、利长远的重大改革举措,着力固根基、补短板、强弱项,努力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推理效能。